夢見被追趕

夢見被追趕意味著什麼呢?

  被追趕的夢大概是最常見的夢了,幾乎每一個人都做過這種夢。
  如被一隻狗或一群狗追趕,被一夥土匪或強盜追趕,被一夥敵人追趕等等。
  按照弗洛伊德的理論,這類夢的象徵意義是指人的自我與本能間的衝突。如性本能、攻擊本能等因被文明、社會所壓抑,所以一般用野獸或野蠻、充滿獸性的人來象徵。也就是說,在這類夢中,狗或其他的兇猛野獸、土匪、強盜等都是本能的象徵。而被追趕者,一般是做夢者本人,有時也會是別的什麼人,但仍是夢者自我的象徵。
  從情緒上看,這種夢是一種恐懼情緒的表現。表現的是夢者在當時的生活中正面臨著某種危險,他對此危險很恐懼,極力希望逃避、擺脫這種危險。
  逃跑可能是我們的動物祖先遇到危險時的第一反應。猴子見了兇猛的野獸時,不像蛇可以躲到洞穴裡,也不像刺蝟可以縮成一團,更不像烏龜有殼可以往裡一縮。猴子的最佳選擇就是跑。
  所以,因恐懼而逃避是人本性中最深處的本能。當恐懼時,就自然會夢見逃跑,而那個危險的敵人,則會在身後緊追不捨。
  因此,如果釋夢者想知道,是什麼讓夢者這麼恐懼,就應該問夢者夢中追他的是什麼樣的人;如果不是人,那麼是什麼?這個追他的人或獸或怪物,就象徵著他現在生活中所恐懼的人或事。雖然,在理智上夢者不一定承認害怕對方,但是在潛意識中,他已經害怕了。讓夢者知道自己內心的恐懼不是壞事,下一步就可以幫助夢者面對這一個可怕的現實,幫他解決這一困難,從而消除恐懼,獲得內心的安全感。
  曾經有一個十七八歲的女孩,說她常常夢見被追趕。筆者問她被誰追趕。她回答說:「是一個乞丐」。
  於是筆者再問她,在她的生活中,有誰像一個乞丐一樣,向她乞討實物或情感。
  她回答:「那就是我的父母。小時候我是爺爺奶奶帶大的,和父母沒有多少感情。現在我和他們在一起,他們總是像乞丐一樣,乞討我的感情。他們還常責備我對他們沒有感情。所以我挺怕見到他們的。」
  「他們就是你夢中的乞丐,你想逃開他們但是逃不開,所以挺害怕。他們的行為是可以理解的,父母都希望孩子愛自己。」我說。
  小女孩回應我:「所以我也覺得自己不好,為什麼就不能愛他們呢?」
  「你也不是不孝順,感情有它自己的規律,不可強求。你從小不和他們在一起,怎麼可能一下子對他們有感情?對此你不必自責。對他們也不用害怕,因為你並沒有錯。就像對待乞丐,你願意給錢就給,不願意就不給,不用逃跑。這樣,他們也會慢慢明白感情不可強求的道理了。這樣也許過一段時間,你與父母之間反而會有真正的感情了。」我說。
  如果夢中你不知道誰在追你,努力放開膽子去看一看,這樣你就知道你內心那種莫名的恐懼來自何方了。這種看一看,就是所謂:敢於面對危險。
  還可以分析你是怎麼逃跑的,是健步如飛,還是想跑卻怎麼也跑不快。多數人夢中是想跑卻怎麼也跑不快的。跑不快的感覺使他們在夢裡十分害怕。這反映了一種自我認識,認為自己沒有能力逃避生活中面臨的危險。夢中的你是如何逃跑的也能說明許多問題。例如:我曾夢見被人追趕,我想逃跑卻總跑不快,於是我向上一躍,想順勢飛到天上去,卻被後面的人一把抓住腳腕,於是很恐懼。這個夢反映了我企圖用幻想(飛上天去)的方式逃避現實,卻被現實抓住了腳腕。
  你有沒有做過這種夢:在被追趕的時候,你想藏起來,但是不論藏到何處都會被發現,不論你把門關得多緊都沒有用。你跑到哪裡,追趕者都在你身後幾步處。或者就像那個夢見狗的女人一樣:她用棒子使勁打狗,卻打不死那狗。
  在這種時候,追趕你的人或動物就是你自己的一部分,是你的良心或你的價值觀,或是你自己的回憶、憂慮和痛苦。因為這個追趕者實際上就在你自己的頭腦中,你當然不可能藏得讓他找不到你,因為你不可能欺騙你自己。
  順便說一句,是不是我們必須服從內在的良心呢?也不盡然。因為對一般人來說,所謂良心只是幼年所受的教育和家庭的影響而已,未必一定正確。例如一個舊時代的人,可能會認為寡婦再嫁是十分丟臉的、不道德的、違背良心的,而這種良心無非是舊道德而已。通過夢,我們可以知道內心中什麼在「追趕」我們,然後再具體分析我們該如何做。是服從追趕者,還是戰勝它或是說服它。
  因為本能是不考慮社會規範、倫理道德的,常表現為性衝動和攻擊衝動,所以它不可避免地與人的自我相衝突。而被追趕夢的結局,往往象徵著做夢者解決此衝突的策略。
  一般來說,被追趕的夢有這樣幾種結局:
  (一)被追趕者(往往是做夢者本人)被咬或被殺;
  (二)被追趕者裝死或藏起來,躲過野獸或壞人的視線;
  (三)被追趕者與野獸或壞人正面搏鬥。
  結局(一)象徵夢者平時對自己的本能過於壓抑,以至壓抑到了一定強度後,開始遭到本能強烈的反抗或報復。夢中的追趕者越凶殘,說明夢者的本能壓抑強度越大;
  結局(二)象徵夢者在日常生活中往往採用自欺欺人,視而不見的方式來釋放一些本能衝動,即給本能衝動加上一些合理的偽裝,從而使自我不感到焦慮。這樣的夢者性格一般比較軟弱;
  結局(三)象徵夢者在日常生活中還在繼續壓抑自己的本能,或者夢者對自己本能的壓抑已年深日久,夢者自己已淪為理性機器。
  以上三種結局所表現的策略都不是對待本能的正確態度。正確對待本能的態度應該像大禹治水。任其氾濫自然不可取,可一味地壓抑本能也必釀成後患,而「疏導」相對而言是比較可取的。
  與夢中的野獸或壞人握手言和,即是一種疏導。本能若被疏導,即是源源不斷的生命力、活力;若被壓、被堵而最終氾濫則會成為破壞力;若過度壓抑,則生命力、活力會衰竭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